罂粟

通称罂粟属的近180种植物,可按《中国植物志》特指鸦片罂粟。罂粟是一年生草本。茎高30-80厘米,有伸展的糙毛。叶互生,羽状深裂,裂片披针形或条状披针形,两面有糙毛。花蕾卵球形,有长梗,未开放下垂;萼片绿色,花开后即脱落。

罂粟介绍

形态特征

罂粟是制取鸦片的主要原料,同时其提取物也是多种镇静剂的来源,如吗啡、蒂巴因、可待因、罂粟碱、那可丁。学名“somniferum”的意思是“催眠”,反映出其具有麻醉性。罂粟籽是重要的食物产品,其中含有对健康有益的油脂,广泛应用于世界各地的沙拉中,罂粟花绚烂华美,是一种很有价值的观赏植物。

代表物种鸦片罂粟是一年生草本,无毛或稀在植株下部或总花梗上被极少的刚毛,高30-60(-100)厘米,栽培者可达1.5米。主根近圆锥状,垂直。茎直立,不分枝,无毛,具白粉。叶互生,叶片卵形或长卵形,长7-25厘米,先端渐尖至钝,基部心形,边缘为不规则的波状锯齿,两面无毛,具白粉,叶脉明显,略突起;下部叶具短柄,上部叶无柄、抱茎。

花单生;花梗长达25厘米,无毛或稀散生刚毛。花蕾卵圆状长圆形或宽卵形,长1.5-3.5厘米,宽1-3厘米,无毛;萼片2,宽卵形,绿色,边缘膜质;花瓣4,近圆形或近扇形,长4-7厘米,宽3-11厘米,边缘浅波状或各式分裂,白色、粉红色、红色、紫色或杂色;雄蕊多数,花丝线形,长1-1.5厘米,白色,花药长圆形,长3-6毫米,淡黄色;子房球形,直径1-2厘米,绿色,无毛,柱头(5-)8-12(-18),辐射状,连合成扁平的盘状体,盘边缘深裂,裂片具细圆齿。

蒴果球形或长圆状椭圆形,长4-7厘米,直径4-5厘米,无毛,成熟时褐色。种子多数,黑色或深灰色,表面呈蜂窝状。

花果期3-11月。

罂粟生长习性

喜阳光充足、土质湿润透气的酸性土壤。不喜欢多雨水,但喜欢湿润的地方,所以选择地方要注意日晒充足,土壤富养分,地势在海拔900米至1300米,要求较高的罂粟花生长地点很有限,只有在泰国这样地方才可以经常看见罂粟花的身影。

地理分布

原产南欧、印度、缅甸、老挝及泰国北部有栽培,中国许多地区有关药物研究单位有栽培(青海省,西藏自治区,陕西省,甘肃省,北京市,四川省,陕西省,贵州省,河北省,广东省,福建省,广西壮族自治区,海南省,江苏省,上海市,云南省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,浙江,吉林,河北,江西省)。

罂粟主要品类

罂粟属的植物都可以简称罂粟,有数量很多的亚种和变种,花色各异,花瓣的数量和形态、蒴果的数量以及吗啡的产量等物理性质也都是各不相同的。PapaversomniferumLaciniatum(有时也称Papaverlaciniatum)是罂粟的亚种之一,花型为重瓣,花色丰富,花瓣紧密排列,整朵花外观似毛绒球。

罂粟的某些亚种“Norman”和“Przemko”的吗啡含量极低,少于1%,但是某些特定生物碱的含量却很高,这不利于氧可酮生产的劳动密集型过程,与P.somniferum原种相比。不过,包括观赏用和制种用在内的大多数变种都含有较高含量的吗啡,平均含量为10%。

化学成份

该科植物富含异哇啉类生物碱(isoquinolinetypealkaloids),如前鸦片碱(protopine)、异紫堇碱(isocorydine)、罂粟碱(papaverine)、吗啡(morphine)、可待因(codeine),,还有血根碱(sangulnarine)、白屈菜碱(chelerythrine)、博落回碱(bocconine)、痕迹那可汀(narcotine)、蒂巴因(thebaine)等。

按化学结构又可分为苯菲里啶(bcnzo[C]Phenantridine)型、原小檗碱(berberine)型、原阿片碱(protopine)型、苯甲基异喹啉(benzylisoquinoline)型、吗啡(morphinane)型、丽春花碱(rhoeadane)型、酞基四氢异喹啉(phthalidetetrahyroisoqmnoline)型等。[3]

罂粟主要价值

花大,色艳,重瓣的栽培品种为庭园观赏植物。未成熟果实含乳白色浆液,制干后即为鸦片,和果壳均含吗啡、可待因、罂粟碱等多种生物碱,加工入药,有敛肺、涩肠、止咳、止痛和催眠等功效,治久咳、久泻、久痢、脱肛、心腹筋骨诸痛;种子榨油可供食用。[1]

毒化危害

罂粟是一种美丽的植物,叶片碧绿,花朵五彩缤纷,茎株婷婷玉立,蒴果高高在上,但从蒴果上提取的汁液,可加工成鸦片、吗啡、海洛因。因此,鸦片罂粟成为世界上毒品的重要根源,而罂粟这一美丽的植物可称为恶之花了。[4]

罂粟植物文化

在古埃及,罂粟被人称之为“神花”。古希腊人为了表示对罂粟的赞美,让执掌农业的司谷女神手拿一枝罂粟花。

古希腊神话中也流传着罂粟的故事,有一个统管死亡的魔鬼之神叫做许普诺斯,其儿子玛非斯手里拿着罂粟果,守护着酣睡的父亲,以免他被惊醒。

罂粟象征了十二宫星座中的天蝎座,天蝎座是黄道十二宫的第八宫,是(生命)的蜕变者。(冥王星)是天蝎座的守认星曜,双双激发出穿越与深化的潜在力量,使得天蝎座拥有自我淬练的终生信仰。天蝎座掌管深秋的花朵,以(冥王星)之名与丛生植物、带着荆棘的、暗红色的、可入药的麻醉性植物,或捕食性植物,特别带来冥王星与第八宫的色彩。

在欧洲,罂粟属的佛兰德斯红罂粟被看成“缅怀之花”。1914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,德军很快占领了比利时,英、法相继出兵对付德国。比利时的佛兰德斯(Flanders)大地成了西线主战场,成百万士兵(包括下级军官)倒在这里。1915年10月8日,加拿大医生约翰·麦克雷(JohnMcCrae)在亲眼目睹了残忍的战争剥夺这么多战士的生命,他写下诗歌《在佛兰德斯战场》用于纪念为保卫祖国而献身的战士,从而激励更多的年轻人投入战争,保卫家园,他的诗歌也蕴含着作者反对战争和向往和平的精神和理念。

在约翰·麦克雷诗歌的激励下,美国人迈克尔·莫尼亚(MoinaMichael)开始佩带红色罂粟花来纪念战死的战士,她还出售罂粟花,把所得钱用于帮助那些伤残的退伍老兵。

在1920年,法国妇女E.Guérin出售手工制的罂粟花集资用于帮助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儿童孤儿。她在1921年访问加拿大,说服了“加拿大战争退伍军人协会”接受罂粟花为老兵纪念日的标志,用来筹款。所以,在每年的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开始,到11月11日老兵纪念日,有千万枚罂粟花标志被派发给大众,人们将这个标志佩带在衣服的左领上或接近心脏的部位,表示对为国捐躯者的悼念。人们更可以义买罂粟花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老兵及其家人。

这里的红罂粟在植物性质上是虞美人的两个变种:佛兰德斯红罂粟和阿尔卑斯罂粟,与鸦片罂粟不是同一种植物。从文化上讲,这种红罂粟象征着美丽、纪念,是一个关乎牺牲、爱、尊重和怀念的主题。

罂粟传播历史

罂粟的原产地是西亚地区,早在六朝时,即已传入中国,并有种植。对此,邓之诚先生考证道:《冷斋夜话》引陶弘景《仙方注》曰:断肠草不可知。其花美好,名芙蓉花。故太白诗曰:“昔作芙蓉花,今为断肠草。以色事他人,能得几时好。”按断肠草即指罂粟花、知其流入中国已久,盖远在六朝之际矣。予曾镌太白诗四句为小印。[4]

但罂粟种植并不广泛,至唐朝时还作为贡品从国外贡至。有关罂粟的材料,也是在唐朝时多了起来。因此,有论者谓罂粟至唐朝时传入中国。据史书记载,唐朝乾封二年(公元667年)拂霖国(即大秦,东罗马帝国)遣使献底也伽。底也伽是古代西方的灵丹妙药,它的主要成份是鸦片等,可以治痢疾、解除中毒等。与此同时,罂粟的种子也由阿拉伯商人携入中国,中国的部分地区也开始种植了。不过,当时鸦片罂粟的种植,纯粹是为了观赏和药用,而不是把它当成毒品吸食。[4]

唐朝时,人们对罂粟已有相当的了解。陈藏器在其《本草拾遗》中记述了罂粟花的特点,他引述前人之言说:“罂粟花有四叶,红白色,上有浅红晕子,其囊形如箭头,中有细米。”不仅如此,对如何种好罂粟花,唐人也有认识,唐文宗时人郭橐驼在《种树书》中指出:“莺粟九月九日及中秋夜种之,花必大,子必满。”作为一种观赏植物,时人在诗词中多有吟咏。雍陶在《西归斜谷》中写道:“行过险栈出褒斜,历尽平川似到家。万里愁容今日散,马前初见米囊花。”“米囊花”,即罂粟花。游子在经过爬涉艰险路程之后,来到了一马平川的平原,极目远望,平川万里,赏心悦目,游子的愁容消失在一片五彩缤纷的罂粟花里。罂粟花使游子有归家之感,使游子消失了愁容,感到了归家的快乐。[4]

直到明朝末年,罂粟花仍是名贵稀有的佳花名木。明朝万历年间,大文学家王世懋在《花疏》中对罂粟花大加赞赏,他写道:“芍药之后,罂粟花最繁华,加意灌植,妍好千态。”崇祯年间,旅游家徐霞客在贵州省贵定白云山下看到了一片红得似火的罂粟花,大为惊奇,叹为观止。他在《徐霞客游记》中写道:“莺粟花殷红,千叶簇,朵甚巨而密,丰艳不减丹药。”[4]

鸦片的药用价值,宋朝以来历代医书多有记载,被看成治痢疾等症的良药。宋徽宗时中医寇宗奭在《本草衍义》中指出:“罂粟米性寒,多食利二便,动膀胱气,服食人研此水煮,加蜜作汤饮,甚宜。”王磟在《百一选方》中清楚地记录了罂粟治痢疾的处方。他把罂粟当作治疗赤白泄痢的特效药,为此专门将罂粟子、壳炒熟研末,加蜜制成药丸,患者服食30粒后即病愈。此外,宋代中医们还发现罂粟的其他功效,如治呕逆、腹痛、咳嗽等疾病,并有养胃、调肺、便口利喉等功效。因此,罂粟子、壳也被当成了滋补品。苏轼的诗:“道人劝饮鸡苏水,童子能煎莺粟汤”,即反映了这种情况。他的兄弟苏辙的《种药苗》诗,更详尽地说明了罂粟的滋补作用:“苗堪春菜,实比秋谷。研作牛乳,烹为佛。老人气衰,饮食无几;食肉不消,食菜寡味。柳石钵,煎以蜜水,便口利喉,调肺养胃。……幽人衲僧,相对忘言。饮之一杯,失笑欣然。”[4]

元朝时,中医对罂粟的巨大副作用已有初步的认识,建议慎用。如名医朱震亨即指出:“今人虚劳咳嗽,多用粟壳止勤;湿热泄沥者,用之止涩。其止病之功虽急,杀人如剑,宜深戒之。”然而,世人并未记住朱氏的劝告,元朝时,已有人开始服食鸦片了。元朝人所服食的鸦片,并非中国本土所制成的,而是从征服印度等地的战争中掠夺而来。作为战利品的鸦片,在当时还颇受欢迎。[4]

到了明朝时,中国人才逐渐懂得了鸦片的生产、制造。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记录了当时采收生鸦片的方法,他写道:“阿芙蓉(即鸦片)前代罕闻,近方有用者。云是罂粟花之津液也。罂粟结青苞时,午后以大针刺其外面青皮,勿损里面硬皮,或三五处,次晨津出,以竹刀刮,收入瓷器,阴干用之。”但是,这种方法,并未普及,李时珍也是道听途说,并未看到或亲自采集制造过鸦片。当时中国境内的鸦片,还大都是从海外输入的。据《明会典》记载,东南亚之暹罗(泰国)、爪哇、榜葛赖(马六甲)等地多产乌香(即鸦片),并不时作为“贡品”药材贡献给明朝皇帝,如泰国即一次入贡300斤鸦片。直至成化时,鸦片进口还相当有限,因此市面上鸦片价格昂贵,竟然与黄金相等。其后,鸦片进口逐渐增加,明朝正式对鸦片征收药材税。万历十七年(1589),鸦片首次被列入征税货物清单之中。万历四十三年(1615),明廷规定,鸦片每十斤征收税银一钱七分三厘。这表明,鸦片输入增多了,食用鸦片的人,尤其是东南沿海的富绅地主已经为数不少了。

罂粟壳的功效及药用价值

罂粟壳简介

罂粟壳,中药名,为罂粟科植物罂粟的干燥成熟果壳。呈椭圆形或瓶状卵形,多已破碎成片状,直径1.5~5cm,长3~7cm.外表面黄白色、浅棕色至淡紫色,平滑,略有光泽,无割痕或有纵向或横向的割痕;顶端6~14条放射状排列呈圆盘状的残留柱头;基部有短柄。内表面淡黄色,微有光泽;有纵向排列的假隔膜,棕黄色,上面密布略突起的棕褐色小点。体轻,质脆,气微清香,味微苦。

原产南欧,我国许多地区有关药物研究单位有栽培。印度、缅甸、老挝及泰国北部也有栽培。具有敛肺,涩肠,止痛之功效。常用于久咳,久泻,脱肛,脘腹疼痛。

罂粟壳的功效与作用

敛肺止咳,涩肠,定痛。治久咳,久泻,久痢,脱肛,便血,心腹筋骨诸痛,滑精,多尿,白带。

1、《医学启源》:“固收正气。”

2、《滇南本草》:“收敛肺气,止咳嗽,止大肠下血,止日久泻痢赤白。”

3、《纲目》:“止泻痢,固脱肛,治遗精久咳,敛肺涩肠,止心腹筋骨诸痛。”

4、《本经逢原》:“蜜炙止嗽,炙止痢。”

5、《本草从新》:“固肾,治遗精多溺。”

6、《现代实用中药》:适用于慢性衰弱之久下痢、肠出血、脱肛、贫血拘挛之腹痛、腰痛、妇女白带。

罂粟壳的药用价值

1、治久嗽不止:粟壳去筋,蜜炙为末,每服五分,蜜汤下。(《世医得效方》)

2、治劳喘嗽不巳,自汗者:御米壳不拘多少,炒,为末,每服二钱,入乌梅同煎,水一盏,温服;食后有汗,加小麦三十粒,同煎温服。(《宣明论方》小百劳散)

3、治水泄不止:罂粟壳一枚(去蒂膜),乌梅肉、大枣肉各十枚。水一杯,煎七分,温服。(《经验方》)

4、治一切痢,不问赤白,或一日之间一二百行:罂粟壳(去上下蒂顶鬲,锉成片子,蜜炒令赤色,净称)、厚朴各三斤(去粗皮净称,用生姜汁淹一宿,炙令姜汁尽为度)。上为细末,每服二、三钱,米饮调下。忌生冷、油腻、鱼鲊毒物三日。(《百一选方》百中散)

5、治久痢不止:㈠罂粟壳醋炙为末,蜜丸弹子大,每服一九,水一盏,姜三片,煎八分温服。(《纲目》)㈡粟壳十两。去膜,分作三份,一份醋炒,一份蜜炒,一份生用,并为末,蜜丸芡子大,每服三十丸,米汤下。(《纲目》)

6、治小儿久新吐泻,不思乳食,或成白痢:罂粟壳一两(炒),陈皮一两(炒),诃子一两(炮,去核),缩砂仁、甘草(炙)二钱。上为末,三岁半钱,米饮下,食前。(《普济方》罂粟散)

罂粟壳火锅会让人上瘾吗

罂粟壳火锅,即在火锅中添加罂粟壳,有些火锅店干脆将罂粟壳与其它作料一起制成混合作料,掺杂在食物中,以此来吸引消费者。结果,火锅店因回头客增多发了财,而食客却在不知不觉中对罂粟壳产生了依赖性而成瘾,身体也因此受到伤害。

罂粟壳的作用并非是直接上瘾,而是间接成为了麻辣味的迷幻剂,它基本只存在于麻辣火锅中,其真正作用是麻痹降低人对辣味的抵抗,让辣带来的疼觉感受变为一种错误刺激,长期食用会失去真正的辣味感知,造成普通麻辣不够味的错误认识。它的过瘾只会让人们在火锅中吃下过多的辣椒,后果就是对生活中真实原辣味的食物失去品尝的能力,因此无论人们喜辣如何,都应该保护自己真正的味觉。

罂粟壳的危害

据悉,罂粟和大麻、古柯并称为三大毒品原植物,是制取鸦片和毒品海洛因的主要原料,长期食用易成瘾、慢性中毒,严重危害身体健康。国家对罂粟种植严加控制,除药用科研外,一律禁止种植。

罂粟壳与鸦片、海洛因相比较,罂粟壳中的有毒物质的含量并不是很高,但是罂粟壳的包含的有毒物质的成分比较多。

对“瘾君子”而言,食用罂粟壳起不到什么作用,但对绝大多数从未接触过毒品,尤其是对毒品有高度敏感性的人来说,“功力”却不可小觑。

这些人吃过后,会或多或少地产生轻快感,表现在生理上,有的人可能脸部微微发红,有的人可能心跳加快,有的人可能容易打瞌睡,而有的人可能不易入睡。严重时,可能对神经系统、消化系统造成损害,甚至会出现内分泌失调等症状,最终上瘾,具有潜在的吸食毒品的倾向,给社会造成了极坏的影响。

火锅中的罂粟壳会让人上瘾吗

鸦片的现代制取工艺

许多人从电影电视中看过鸦片的制取过程:在罂粟果实尚未成熟的时候,在外壳上划出伤口,其中的汁液就会流出。等到这些汁液干了,收集起来就得到了未经提炼的鸦片。

这其实很很传统的工艺,其弊端是显而易见的。首先,需要一个一个地在果实上划口子,然后像蜜蜂采集花蜜一样一点儿一点儿地收集。两个步骤都需要高强度的手工劳动,生产效率可想而知。

1940年代之后,高效的现代工艺逐渐得到了广泛应用。因为鸦片的有效成分是其中的吗啡等物质,而这些物质并不会随着罂粟果实的成熟而消失。因此,等到罂粟完全成熟,把果实、茎秆以及叶子都全部收割,再去掉罂粟籽,用水或者其他溶剂浸取出其中的可溶成分,干燥后得到粉末。这些粉末中的鸦片成分得到了几十倍的提高,虽然不再是传统的“烟土”外观,但其中的有效成分是基本相同的。

罂粟壳是我提取原料的一部分,其中自然会含有像是吗啡等等的鸦片成分。罂粟壳和鸦片的关系就好像是橘子维生素C——一样的道理,前者都是含有后者的原料的。

罂粟壳:做调料是非法的

把罂粟壳放在火锅的汤中,跟用水来浸取鸦片的原理是一样的。实际上,在很多地方,有用罂粟壳来泡水喝的做法,称为“罂粟壳茶”。它的有效成分,跟鸦片没有本质区别,只是量的问题。当然,火锅中的这些罂粟壳浸出的鸦片成分是不是足以使人上瘾,还要由吃的量和个人体质来决定。

不过,在火锅中加入罂粟壳毕竟有潜在的使人上瘾以及危害健康的可能,而加入它所带来的好处并没有太大必要,所以禁止其使用也就是合理的决策。在世界多数国家和地区,罂粟壳都是受控制的物品,不允许作为调料加到食品中。

罂粟籽:不错的食品原料

有趣的是,虽然吗啡等鸦片成分在罂粟壳和罂粟茎秆中的含量较多,但在罂粟籽中的含量却微乎其微。这就使得罂粟籽可以作为食品原料。

应素质是一种很好的油料的作物,它的含油量能够达到40%以上,比我们生活中的大豆要高出20%左右。除此之外,罂粟籽油主要是用于不饱和的脂肪而组成的,可以算得上是一种很不错的食用油类。而这种有在我国是被称作为“御米油”,还有的甚至是被炒作成天价的保健品。

除去油之外,罂粟籽中还含有近20%的蛋白质和超过20%的膳食纤维。在一些种植鸦片的地区,这些罂粟籽榨油之后的残渣可以作为穷人的食物。

在美国,罂粟籽或者它的残渣通常是作为调料使用,跟芝麻差不多,可以随意买卖。

流言基本证实。罂粟壳中含有吗啡等鸦片中的有效成分,这些成分会被浸取到汤中。至于火锅中加入的量是否达到让人上瘾或者危害健康的量,跟食用量和个人身体状况有关。在食品中加入罂粟壳,所带来的“合理好处”(即增加风味)不足以抵消它带来的风险,所以禁用是合理的决策。